老司机专栏(一)——零八零八事件

特报事件  2017-09-17
漫游娘

 

公元1985年8月8日,京都大学总长奥田东的办公室里回荡着拍桌子、或者说是砸桌子的声音。

他的右边坐着一排和尚,一个个光秃秃的大脑袋闪着金光,让人不由的想起佛光普照这个词;左边一排坐着京都市政府的家伙们,一个个穿着黑漆漆的西装,让整个办公室的左半侧都显得阴暗无比。

奥田东叹了口气,小声对秘书嘟囔道“幸亏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不然就这一亮一暗跟汽车双闪似的,谁眼睛受的了。”说完继续硬着头皮听和尚们对着京都市政府的黑西装们骂骂咧咧。

 

“你们说,我们东福寺的红叶到现在多少年历史了!”东福寺的住持首先发难。

“1000多年……”

“哎哟亏你们还有点文化啊,那你说我们从中国偷……引进来的树种繁殖了1000年说砍就砍是吗!”

“没说要砍啊……”

 

“市政府的确没说要砍树,大师您为何认为树要砍掉?”奥田东出来和了和稀泥。

 

(东福寺,日本最古老也是最大的寺庙建筑群,也是相传日本最早种植红叶的场所,从中国唐朝引进的树种自平安时代以来已经在此繁衍1000多年,每年都会盛开却在冬季凋零的红叶结合佛教文化的“无常”之说迅速普及全日本,成为了日本红叶的起源)

 

“废话寺庙都关门不让人来拜了,哪来的香火钱养这么些名贵红叶树种!不砍了当柴火卖还留着给你家小孩当搅屎棍子是吗!”

“大师您说话别那么粗俗……”奥田东都听不下去了

“大师,您这就不实事求是了,寺庙关门那不是您自己关的吗”市政府的人辩解。

“废话,不关门那我放屁的声音不就……”

“啊?!”

“不是……我是说,我要不关门逼你们,你们今天能坐在这里跟我们谈吗!”

 

“大师您说话能不能别……这么粗俗”奥田东已经在捂脸了。

 

“我来说几句吧,我来说几句吧”清水寺的住持给东福寺住持递了杯水,让他坐下歇会

“我们清水寺的历史不比东福寺短,而且是春有樱花秋有红叶,是不是啊,可以说我们这个单位支撑起了咱们京都旅游行业的大半个江山,可是现在我们也不得不关闭寺门,不接待游客,不收香火钱,不是同志们不想收啊,实在是没办法收,上头不给我们收的机会和办法,我们这样的重点单位也是有苦衷的,不是我们不办事情,是怎么办,怎么办好的问题,同志们我说的对不对啊。”

 

(清水寺,具有1200年以上历史的古寺,因座落于水流清澈泛光的瀑布“音羽瀑布”而得名,寺内的舞台是世界遗产也是赏花胜地,以春樱花秋红叶而闻名于天下)

 

“是,大师您说的对。”奥田东肯定了清水寺住持的意见

“只不过……您这话说不说都行”奥田东紧接着又给清水寺迎头泼了一盆清水。

 

“挑有用的说,告诉他们为什么咱们要关门。”一旁仁和寺的住持点上一根烟说。

 

“大师,这里不许抽烟”奥田东义正言辞制止仁和寺住持的破戒行为。

 

 

(仁和寺:经历光孝、宇多两代天皇才建设完毕的名寺,因始建于仁和年间而得名,史上历任住持多为日本皇室成员,每年的樱花和红叶的盛开与凋落均晚于其它处)

 

“俺来说俺来说,还不是他们惦记俺们兜里那俩钱儿,奥田大老爷您可得给俺们做主啊,你说俺们南禅寺自打天皇老子搬到东京之后,那是老少爷们全动员起来守着咱京都的水路不让乡亲们喝不上水啊,你说100多年过去了俺们容易嘛俺们!就靠着每年秋天那几片红叶子挣点小钱儿,结果这帮狗官张嘴就要收什么古都保存协力税啊!连俺们兜里这几个子儿都想眯了去啊!”

 

 

(南禅寺:古代为日本皇室成员御所之一,明治时代起寺内修建水道阁、寺外铺设运水铁路“蹴上INK LINE”,渠引琵琶湖水源,成为京都市重要水资源来源,现已不再承担此职能,但水道阁和INK LINE作为历史文化奇观每年都吸引大量游客前来)

 

“连小孩兜里的2块钱都惦记,现在所有寺庙大人门票涨5块小孩涨2块”仁和寺住持给南禅寺住持做了补充。

 

“大师,我们不是一再强调这种针对外来游客的过度盈利行为不符合我们京都市古都文化建设的宗旨吗。”市政府的黑西装否定了仁和寺住持。

 

“那你们收我们那么多古都保存协力税,我们不向游客多收门票怎么养庙里的枫树啊你们说。”仁和寺住持似乎是刚刚被禁了烟而感到很不爽,说什么话都带着一股牢骚气。

 

“要说起古都文化,那我觉得我们神道教也得说两句。”平安神宫的大神官站了出来。

 

 

(平安神宫:纪念平安京迁都1100年而建立的大型神社,以其巨大的鸟居而闻名,神社内的平安神宫神苑内栽有数株枫树,与日式庭院相得益彰,甚有建筑美学)

 

“这次被征税的40家里面,只有我们一家是神道教的,其它都是佛教的,而且我们到今年也就100年历史,跟前面几位没法比,可是今天我也跟佛教协会的几位大师一块来了,为什么啊?你们想吧,马上就到秋天了,一到秋天,全世界人都跑咱们京都看红叶,可是说实话我们这样的晚辈,除了神苑里那几棵树之外也没太多的好看的,不像东福寺清水寺仁和寺南禅寺那样到处都是,可是别忘了咱们京都是三面环山,那岚山、鞍马山、比叡山的红叶可比市区的庙里还好看是不是,结果你们这一征税,本来客流量就比不过那几座山的我们这些市区里的单位不是更没法活了。”

 

“嗯,我觉得平安神宫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奥田东难得不吐槽一次。

 

“对吧,就比如鞍马山里头跟我们平安神宫一样是神道教的贵船神社吧,他们那块不光漫山遍野的红叶,到晚上所有旅馆一上灯,那个浪漫气氛能吸引多少游客,还有岚山更是,岚山的花灯路配上红叶那真是梦幻一般的美啊对不,结果你们这次征税对象还全是我们市区的单位,干嘛不征贵船神社的税啊,干嘛不去岚山征渡月桥的税啊!”

 

 

(贵船神社:自古以来祭祀雨神,祈求风调雨顺之处,详细建造年代及建造者已不可考,位于旅游胜地鞍马山中,夜晚阶梯两旁上灯之时充满神秘感,是世界建筑史上著名的奇景)

 

 

(岚山:拥有京都最美丽的自然和人文风景,花灯路和渡月桥的浪漫气息令其成为了全世界相恋男女向往的约会圣地,周总理留学期间曾在此处驻足并写有诗句,此诗碑现仍存)

 

(比叡山:日本佛教文化的“总部”,为古都京都的守护之山,其实行政区划上属于滋贺县而不属于京都府,从山中可俯瞰京都全市)

 

“就是啊就是啊!”平安神宫的大神官发言一石激起千层浪。

“大家安静一下,刚才平安神宫负责人说的话我觉得市政府的各位是不是考虑一下。不过我也提醒一下神官大人,您以后发言不用那么长,咱这是调解会,不是银河漫游指南的日本旅游介绍文章。”奥田东恢复了吐槽属性。

 

“我觉得这么半天就仁和寺住持和平安神宫大神官说的话在点上,而且我还听说以后国家要靠动漫提携旅游业,好多漫画家和动画公司响应,好像说有个叫富坚义博的,打算拿刚才说的鞍马山和比叡山来给自己的漫画角色命名呢”

 

“禅林寺的大师,我知道您爱看漫画,我也知道您刚才说的漫画角色,可是我得提醒您,现在是1985年,您说的那漫画还没开始连载呢。”奥田东对于禅林寺住持这种过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过于丰富的冷知识总是感到很头疼。

 

 

 

(禅林寺:又名永观堂,原为佛学道场,后由永观大师改建为寺,寺内红叶众多且优美,素有“京之红叶,永观为首”之名)

 

 

 

(藏马、飞影:漫画家富坚义博的代表作《幽游白书》中的人气角色,二人的名字取自同音的“鞍马山”和“比叡山”)

 

 

“我说……”能给我们一个发言机会吗,市政府的发言人终于不堪压迫了。

 

“说吧。”奥田东恩准。

 

“咱们京都啊,自打1966年开始就订立了古都保存法,谁敢破坏古建筑和古文物严惩不贷,这还不算,咱京都的麦当劳牌子都不是红的是棕色的,就是为了不破坏古都的感觉,各位大师,干这些事都得花钱啊,到现在20多年了我们才第一次拉下脸来管各位要钱,不能只让马儿跑不让马儿吃草啊对不对。”

 

(古都保存法:日本于1966年颁布的旨在保护古城名胜古迹和文化遗产的法律,从京都开始实施,至今已适用于10余个城市和乡村,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规定为古都的特定范围内禁止出现破坏古都风貌的显眼商业招牌、禁止修建高层商业建筑等等,受此影响京都市内所有麦当劳的招牌底色均为棕色而非红色)

 

“我不管反正你们得给我拿个主意出来不让今儿谁也甭走让你们丫横着出去。”东福寺住持说。

“同志啊,不要找客观原因,一切从自己出发,先做好自我批评,大家今天也是想帮助你进步。”清水寺住持说。

“你就说收打算收多少算完吧。”仁和寺住持说着说着又把烟点上了。

“反正今儿个要不拿出个解决的法儿啊,俺回去就没(请读四声)法儿和乡亲们交(请读二声)代了。”南禅寺住持撒泼打滚。

“哎,要我说啊……”“你闭嘴!”平安神宫大神官刚要开口就被奥田东按了下去,剩下禅林寺的住持干脆什么都不管了自己看起了漫画。

 

“我看这样吧。”奥田东终于忍不下去了打算终结这个毫无意义的调解会。

 

“市里头收古都保存协力税收三年,收到1988年就别再收了,凭咱们京都这么好看的红叶,这三年里每年秋天来的人都少不了,该挣的香火钱一点少不了。”

 

“可是奥田老师,只收三年的话,三年以后基本上全日本的人就都来过京都了,到时候可怎么办,咱们人口今后可是负增长啊。”市政府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只收三年太少,至少收三十年收到京都的这批领导班子死光。(后面怎么办就不管了)

 

“没事,咱们到时候可以吸引国外游客。”奥田东不愧是知识分子,眼界开阔。

 

“我有主意!找银河漫游指南让他们给咱们带中国人来啊!”思维过于跳越的禅林寺住持从漫画的世界里跳越了出来。

“卧槽!你丫到底跟谁一头!怎么帮对面出主意!”一帮神职人员彻底怒了,他们七手八脚把禅林寺住持这个叛徒抬出了办公室打算在广场上阿鲁巴了他。黑西装们跟在后面一边大喊“有话好好说!”心里一边暗喜,这下子这帮秃驴不但内讧,还给了我们介入矛盾趁机夺取胜利果实的机会。

 

眼看着两拨人前呼后拥走了出去,奥田东长叹一口气瘫在椅子上,过了半响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光眼神不好还不行,我这耳朵太灵,难受啊!”

 

从这一天起,全世界保存唐代建筑最完整的古城京都的历史上,一场耗时三年,后世称为“古都保存协力税骚动”的事件正式开始,书写了一篇荒诞的传奇。

 

 

(奥田东:1905--1999,京都大学第17代总长,农学家,曾任中日科学研究会理事,毕生致力于学术研究与日本对外友好交流,曾于1985年8月8日开始参与调解日本佛教协会与京都政府之间针对古都保存协力税问题,在他的努力下,该税种于1988年3月31日正式废除,同年所有停止参观表示抗议的景点全部恢复正常运营)

推荐文章

向往已久的,与众不同的,定制属于你的专属旅行!